長(cháng)期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的制度基礎

孫樹(shù)強2024-06-17 14:14

孫樹(shù)強/文 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研究一般遵循以下脈絡(luò ):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起步階段先是要充分使用經(jīng)濟中的要素,發(fā)展到一定程度后要依靠技術(shù)進(jìn)步,最后要看是不是有合適的制度來(lái)推動(dòng)技術(shù)進(jìn)步。在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初始階段,只要能夠有效地配置和充分地利用現有的人力資源和物質(zhì)資本,就可以在一定時(shí)期內實(shí)現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;從難易程度上看,這種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是比較容實(shí)現的。當然,比較容易實(shí)現也是相對而言的,我們明明有很多國家和地區依然在貧困的泥淖中掙扎。由于物質(zhì)資本和人力資源投入面臨邊際收益遞減規律制約,當經(jīng)濟中的物質(zhì)資本和人力資源得到充分利用之后,要繼續實(shí)現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就要依靠生產(chǎn)效率提升,本質(zhì)上就要依托技術(shù)進(jìn)步,這也是內生增長(cháng)理論研究的內容。但事情并沒(méi)有到此結束,為什么有些國家的技術(shù)進(jìn)步較快,處于技術(shù)的最前沿,有些國家卻只能作為跟隨者,使用其他國家所發(fā)明創(chuàng )造出來(lái)的技術(shù)?看來(lái)還得再往前走一步,是什么決定了一個(gè)國家的技術(shù)進(jìn)步水平呢?這就涉及到了制度問(wèn)題,適當的制度為企業(yè)等市場(chǎng)主體提供了有效的激勵機制,促使它們積極投入到研發(fā)活動(dòng)之中,從而推動(dòng)技術(shù)不斷進(jìn)步。實(shí)際上,問(wèn)題到這里還沒(méi)完,很明顯和直接的一個(gè)問(wèn)題是制度是怎么形成的?為什么有些國家和地區形成了經(jīng)濟友好型的制度,能夠促進(jìn)經(jīng)濟持續增長(cháng),有些地區的制度卻抑制了市場(chǎng)主體的進(jìn)取行為,不利于科技創(chuàng )新和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?

無(wú)論從理論研究來(lái)看,還是從全球的經(jīng)濟實(shí)踐來(lái)看,制度對于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具有重要作用似乎沒(méi)有太大爭議,只不過(guò)對制度促進(jìn)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的作用機制可能存在一定爭論。麻省理工學(xué)院經(jīng)濟學(xué)教授達龍·阿西莫格魯(DaronAcemoglu)和哈佛大學(xué)政治經(jīng)濟學(xué)教授詹姆斯·羅賓遜(JamesRobinson)在《國家為什么會(huì )失敗》(WhyNationsFail)一書(shū)中討論了制度對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和全球經(jīng)濟發(fā)展不平等的作用。阿西莫格魯和羅賓遜并沒(méi)有滿(mǎn)足于“制度是重要的”這樣一種方向性的論調,他們在書(shū)中詳細分析了制度為什么重要、制度影響經(jīng)濟發(fā)展和增長(cháng)的機理是什么、以及不同國家或地區的制度差異是由什么原因造成的等問(wèn)題。具體來(lái)看,他們將制度分為兩種類(lèi)型:一種是包容性(Inclusive)制度,一種是汲取性(Extractive)制度;包容性制度能夠促進(jìn)真正的創(chuàng )新,即約瑟夫·熊彼特(JosephSchumpeter)所說(shuō)的“創(chuàng )造性破壞”,從而推動(dòng)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;而汲取性制度則沒(méi)有提供這樣的激勵機制,導致市場(chǎng)主體沒(méi)有動(dòng)力投資和創(chuàng )新,從而阻礙了經(jīng)濟持續增長(cháng)。

這里簡(jiǎn)單介紹一下本書(shū)的第一作者達龍·阿西莫格魯。十幾年前,我在學(xué)校的時(shí)候就經(jīng)常研讀阿西莫格魯關(guān)于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方面的論文,當時(shí)阿西莫格魯年紀也就40出頭,正是一個(gè)學(xué)者高產(chǎn)的階段,他發(fā)表論文的速度令很多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望塵莫及。在經(jīng)濟學(xué)五大頂刊Economitrica、AmericanEconomicReview、JournalofPliticalEconomy、QuarterlyJournalofEconomics、ReviewofEconomicStudies中經(jīng)??梢砸?jiàn)到阿西莫格魯的文章。對于很多學(xué)者來(lái)說(shuō),幾年之內能夠在這五個(gè)期刊中的一種上發(fā)表一篇文章就非常不錯了,但阿西莫格魯卻能在一年之內在一種期刊上發(fā)表多篇文章。除了高產(chǎn)之外他的研究范圍還非常廣,政治經(jīng)濟學(xué)、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、制度經(jīng)濟學(xué)、勞動(dòng)經(jīng)濟學(xué),等等,他都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貢獻。阿西莫格魯在38歲時(shí)獲得了具有小諾貝爾經(jīng)濟學(xué)獎之稱(chēng)的“約翰·貝茨·克拉克獎”,克拉克獎專(zhuān)門(mén)頒發(fā)給40歲以下的年輕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,很多獲得克拉克獎的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后來(lái)也獲得了諾貝爾經(jīng)濟學(xué)獎。近年來(lái),阿西莫格魯也成為諾貝爾經(jīng)濟學(xué)獎的熱門(mén)候選者,很多媒體的預測名單之中都可見(jiàn)其名字,看此趨勢,他獲獎的概率很大,似乎也只是時(shí)間問(wèn)題。雖然阿西莫格魯在頂級期刊上發(fā)表的都是理論性文章,但這本書(shū)卻是非常通俗易懂,沒(méi)有理論化的公式和推導,而是采用了大量的歷史事例來(lái)證明其觀(guān)點(diǎn),可讀性非常好。

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的其他解釋框架

上面我們談及的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邏輯可以算是影響比較廣、研究比較多的一個(gè)框架(要素、創(chuàng )新、制度之間的先后次序也不是一成不變的),并不意味著(zhù)沒(méi)有其他的競爭性理論和解釋。作者在書(shū)中提到了其他幾種解釋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的理論,包括地理假說(shuō)、文化假說(shuō)和無(wú)知假說(shuō)。

地理假說(shuō)認為貧困國家和富裕國家的巨大差距是由地理差異造成的。從地理分布上來(lái)看,一些貧窮國家聚集在南北回歸線(xiàn)之間,而富裕國家則集中在溫帶。窮國和富國在地理位置上的集中表面上使得地理假說(shuō)似乎很有說(shuō)服力。早在18世紀后期,法國政治哲學(xué)家孟德斯鳩(Montesquieu)就對地理假說(shuō)進(jìn)行了解釋?zhuān)J為熱帶氣候使人懶散、缺乏求知欲、不愿努力工作,從而導致處于熱帶地區的經(jīng)濟體較為貧困。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杰弗里·薩克斯(JeffreySachs)則從另一個(gè)角度對地理假說(shuō)做出了注解,他認為熱帶地區的一些疾病,如瘧疾,對人的健康進(jìn)而對生產(chǎn)效率產(chǎn)生了極大的負面影響;同時(shí),熱帶土壤不適合高產(chǎn)農業(yè),農業(yè)產(chǎn)量較低;上述兩個(gè)方面對處于熱帶地區的經(jīng)濟體產(chǎn)生了較大拖累。地理假說(shuō)另一個(gè)非常有影響力的版本是賈雷德·戴蒙德(JaredDia-mond)提出來(lái)的,他在其影響深遠的著(zhù)作《槍炮、病菌與鋼鐵》一書(shū)中認為,從500年前開(kāi)始的近現代社會(huì ),各大洲之間就出現了不平等,根源在于不同地區有不同的植物和動(dòng)物物種,這又影響了不同地區的農業(yè)生產(chǎn)率。地理假說(shuō)似乎帶有宿命論的意味,畢竟每個(gè)國家的地理位置是很難的改變的,但我們明明看到很多國家和地區經(jīng)歷了從貧窮到富裕的改變。地理假說(shuō)對于解釋某一時(shí)一地的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或許具有一定意義,但拿這個(gè)假說(shuō)來(lái)分析所有經(jīng)濟體的發(fā)展問(wèn)題則明顯不合適。

文化假說(shuō)將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與文化聯(lián)系起來(lái),這個(gè)假說(shuō)認為宗教、信仰、價(jià)值觀(guān)和倫理等對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發(fā)揮了重要作用。最近在閱讀歷史學(xué)者張宏杰的《千年悖論》這本書(shū),書(shū)中他提到了文化中的價(jià)值觀(guān)的重要作用:“基本價(jià)值觀(guān)念是一個(gè)社會(huì )作為凝聚人心、整合全社會(huì )意識形態(tài)的精神支柱,是每個(gè)社會(huì )成員的精神出發(fā)點(diǎn)和歸宿。所以,每個(gè)社會(huì )總是竭力高揚這種價(jià)值觀(guān),鞏固這種事關(guān)社會(huì )向心力的精神制高點(diǎn)。”文化假說(shuō)非常有影響的支持者是德國社會(huì )學(xué)家馬克斯·韋伯(MarxWeber),他在著(zhù)作《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》一書(shū)中認為,新教改革及新教倫理在助推西歐現代工業(yè)社會(huì )的崛起中發(fā)揮了重要作用。韋伯在書(shū)中說(shuō)到:“在任何一個(gè)宗教成分混雜的國家,只要稍看一下其職業(yè)情況的統計數字,幾乎沒(méi)什么例外地可以發(fā)現這樣一種狀況:工商界領(lǐng)導人、資本占有者、近代企業(yè)中的高級技術(shù)工人、尤其受過(guò)高等技術(shù)培訓和商業(yè)培訓的管理人員,絕大多數都是新教徒。”文化假說(shuō)固然有一定的合理成分,但其解釋能力卻并不強,文化是一個(gè)慢變量,很多國家和地區在文化沒(méi)有發(fā)生大的變化的情況下卻實(shí)現了經(jīng)濟騰飛,這對文化假說(shuō)提出了挑戰。

無(wú)知假說(shuō)指出,世界不平等之所以存在是因為我們不知道如何讓貧窮的國家致富。無(wú)知假說(shuō)認為窮國之所以貧窮,是因為它們有太多的市場(chǎng)失靈,而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和政策制定者卻不知道如何消除市場(chǎng)失靈。更悲哀的是,無(wú)知并不會(huì )讓人們變得更加謹慎,相反,正是因為無(wú)知有時(shí)會(huì )讓人變得更加盲目自信。北京大學(xué)國家發(fā)展研究院經(jīng)濟學(xué)教授張維迎也提出過(guò)類(lèi)似的觀(guān)點(diǎn),他認為人類(lèi)在經(jīng)濟發(fā)展上犯錯誤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無(wú)知。然而,無(wú)知假說(shuō)面臨的一個(gè)問(wèn)題是,全球部分成功實(shí)現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國家和地區在某種程度上提供了一些可以借鑒的經(jīng)驗,以及可以規避的歧途,即使不能完全照搬,但無(wú)知是可以減弱甚至消除的。

制度的含義

從經(jīng)濟基礎和上層建筑的角度來(lái)看,制度屬于上層建筑范疇。簡(jiǎn)單來(lái)說(shuō),制度是一個(gè)國家和社會(huì )運行所依賴(lài)的成文規定或不成文約定俗成(非正式制度),是個(gè)人和企業(yè)生存其中的正式或非正式規則框架。對于絕大多數具體的個(gè)人和企業(yè)來(lái)說(shuō),能夠對制度施加的影響非常有限,因此制度是給定的外生變量。正式制度具有強制性,其重要性在于,當個(gè)人或企業(yè)不按制度規定行事時(shí),就會(huì )受到懲罰;非正式制度則可能是社會(huì )所認可的規范和共識,雖然違反了非正式制度不會(huì )受到強制處罰,但會(huì )引起社會(huì )的排斥和反感。例如,路遙在《平凡的世界》里有講述了這樣一段內容,孫少平的姐夫王滿(mǎn)銀因為賣(mài)老鼠藥而受到了勞動(dòng)教養,這是正式的懲罰,但還有非正式懲罰,即群眾的看法:“這年頭,盡管老百姓少吃缺穿,但非??粗卣蚊u(yù)。誰(shuí)家的一個(gè)人給糟踐上這么一次,家里另外的人跟集上會(huì )都有人指著(zhù)后腦勺說(shuō)長(cháng)道短。”實(shí)際上有些情況下,周?chē)说目捶ㄉ踔劣绊懜蟆?/p>

制度經(jīng)濟學(xué)重要代表人物約翰·康芒斯(JohnCommons)在《制度經(jīng)濟學(xué)》一書(shū)中認為,制度就是所謂的“集體行動(dòng)控制個(gè)體行動(dòng)”,而集體行動(dòng)牽扯的范圍很廣,種類(lèi)也是五花八門(mén)的,其中包括“無(wú)組織的習俗”,也包括家庭、股份公司、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等等,而最主要的則是法制。

諾貝爾經(jīng)濟學(xué)獎得主道格拉斯·諾斯(DouglasNorth)認為,有效率的經(jīng)濟組織是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的關(guān)鍵,有效率的經(jīng)濟組織需要在制度上做出安排和確立所有權,以便造成一種刺激,將個(gè)人的經(jīng)濟努力變成私人收益率接近社會(huì )收益率的活動(dòng)。諾斯從私人收益和社會(huì )收益的差別角度來(lái)探討制度的作用,當私人能夠獲得其行為所產(chǎn)生的絕大部分收益時(shí),私人就會(huì )有動(dòng)力去經(jīng)營(yíng)、研發(fā);反之,雖然私人的經(jīng)營(yíng)和研發(fā)活動(dòng)產(chǎn)生了較大的社會(huì )效益,但自己只能得到很小的一部分,他就沒(méi)有激勵去經(jīng)營(yíng)和研發(fā)。諾斯所關(guān)注的實(shí)際上是制度如何影響“蛋糕”分配的問(wèn)題,但“蛋糕”的分配也影響了“蛋糕”的生產(chǎn),即經(jīng)濟的規模。

阿西莫格魯和羅賓遜在書(shū)中也采取了制度的激勵作用這一視角,認為不同制度提供了不同的激勵框架,導致個(gè)人和企業(yè)做出不同的選擇,從而影響了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。他們認為,每個(gè)社會(huì )都是由國家和公民共同形成和實(shí)施的一系列經(jīng)濟和政治制度推動(dòng)的。經(jīng)濟制度形成經(jīng)濟激勵,包括受教育的激勵、儲蓄和投資的激勵、創(chuàng )新并采用新技術(shù)的激勵等。政治過(guò)程則決定了人們生活在什么樣的經(jīng)濟制度之下,政治制度包括但不限于成文的法律,國家管理和治理社會(huì )的權力與能力等。

個(gè)人認為,激勵作用之外,制度的另一個(gè)作用機制是通過(guò)預期對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產(chǎn)生影響。預期在決策中發(fā)揮著(zhù)十分重要的作用,好的制度能夠使企業(yè)和個(gè)人形成穩定的預期,穩定的預期則有助于企業(yè)和個(gè)人做出長(cháng)期規劃,這些長(cháng)期規劃可以包括教育投資、固定資產(chǎn)投資、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新投資,等等。而壞的制度或朝令夕改的制度則會(huì )擾亂預期,使企業(yè)和個(gè)人無(wú)法有效地做出長(cháng)期決策。很多推動(dòng)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的投資周期都很長(cháng),如果企業(yè)和個(gè)人沒(méi)有穩定的預期或者沒(méi)有好的預期,必然難以做出投資決策。

包容性制度和汲取性制度

作者認為,不同國家之所以在經(jīng)濟成就上存在差別,是由于采用了不同制度、采用了影響經(jīng)濟運行的不同規則以及不同激勵制度。在制度譜系中,作者采用了簡(jiǎn)單的二分法,將政治制度和經(jīng)濟制度都分為包容性和汲取性的。從包容性和汲取性這兩個(gè)詞就可以看出哪種制度能夠促進(jìn)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。實(shí)際上,書(shū)中所表達的思想在我國的《周易》中已經(jīng)有闡述,《周易·節》中有這樣一句話(huà):“當位以節,中正以通。天地節而四時(shí)成;節以制度,不傷財不害民。”這里的關(guān)鍵字是“節”,整句話(huà)的大概意思就是在位者重在有所節制,處中守正必將行事暢通。天地有所節制而一年四季才能形成;君主以典章制度為節制,就能不浪費資財也不殘害百姓。

包容性經(jīng)濟制度允許和鼓勵大多數人參與經(jīng)濟活動(dòng),并盡最大努力發(fā)揮個(gè)人才能和技術(shù),能夠讓個(gè)人自由選擇。包容性經(jīng)濟制度具有保護私有財產(chǎn)、公正的法律制度和提供公共服務(wù)的特征,能夠為人們交易和簽約提供基礎,還允許企業(yè)自由進(jìn)入以及個(gè)人自由選擇職業(yè)。汲取性經(jīng)濟制度則不具有包容性經(jīng)濟制度的特征,汲取性經(jīng)濟制度的目的在于從社會(huì )一部分人那里攫取收入和財富,并讓另外一部分人受益。簡(jiǎn)單說(shuō)來(lái),汲取性經(jīng)濟制度就是有一部分人要分其他人的“蛋糕”,而其他人卻無(wú)法拒絕。那么這里提出的一個(gè)問(wèn)題是,包容性經(jīng)濟制度和汲取性經(jīng)濟制度是如何形成的?還要從政治制度上尋找答案,畢竟經(jīng)濟制度都是由政治過(guò)程創(chuàng )造出來(lái)的。

所有制度都是由社會(huì )選擇和創(chuàng )造出來(lái)的,不同國家和地區之所以選擇了不同的經(jīng)濟制度,是因為具有不同利益和目標的人做出了如何構建社會(huì )的決策。就如經(jīng)濟制度分為包容性和汲取性一樣,作者將政治制度也分為包容性政治制度和汲取性政治制度。包容性政治制度具有多元性特征,廣泛聽(tīng)取多方聲音,很多群體都可以對政治決策產(chǎn)生影響;汲取性政治制度則把權力集中在少數人手中,并且掌握權力的人對權力運用很少加以限制。

這樣,經(jīng)濟制度和政治制度就有四種組合,即:包容性政治制度和包容性經(jīng)濟制度、汲取性政治制度和包容性經(jīng)濟制度、汲取取性政治制度和汲取性經(jīng)濟制度、包容性政治制度和汲取性經(jīng)濟制度。

包容性政治制度和包容性經(jīng)濟制度之間容易出現良性循環(huán),這就會(huì )使得經(jīng)濟出現持續繁榮。例如,包容性政治制度使得政治更加多元,很多群體在決策中都能發(fā)出自己的聲音,這為包容性經(jīng)濟制度創(chuàng )造了條件;同時(shí),包容性經(jīng)濟制度清除了汲取性的經(jīng)濟關(guān)系,使資源分配更加平均,為包容性政治制度的存續提供了經(jīng)濟基礎。

汲取性政治制度和汲取性經(jīng)濟制度之間則可能產(chǎn)生惡性循環(huán),導致市場(chǎng)主體沒(méi)有動(dòng)力去擴大生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和開(kāi)展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新,經(jīng)濟最終出現停滯不前。汲取性政治制度能夠讓精英控制選擇經(jīng)濟制度的權力,幾乎不存在約束或反對力量;反過(guò)來(lái),汲取性經(jīng)濟制度使這些精英階層致富,他們的經(jīng)濟財富和權力又幫助鞏固他們的政治優(yōu)勢。

汲取性政治制度和包容性經(jīng)濟制度難以長(cháng)期共存,這就意味著(zhù)只進(jìn)行了經(jīng)濟制度變革而政治制度若沒(méi)有變化,包容性經(jīng)濟制度也很快會(huì )因為汲取性政治制度的存在而變成汲取性經(jīng)濟制度。這樣的國家即使在一段時(shí)期內實(shí)現了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,長(cháng)期看增長(cháng)也很難持續。

實(shí)施包容性政治制度和汲取性經(jīng)濟制度的國家幾乎不存在,因為政治制度已經(jīng)是包容性的,政治決策能夠聽(tīng)取多方的聲音,經(jīng)濟制度就不會(huì )是汲取性的。所以在現實(shí)中很難看到實(shí)施包容性政治制度的國家卻采取了汲取性經(jīng)濟制度。

然而,需要注意的是,雖然制度對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有非常重要的影響,但制度并不是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的充分條件,也沒(méi)有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制度。對于不同國家和地區來(lái)說(shuō),既要關(guān)注制度的合理性,也要關(guān)注制度的適配性,不適合自己國家而生搬硬套的制度不會(huì )產(chǎn)生好的結果。國際組織和部分西方國家已經(jīng)嘗試過(guò)制定一套看似能夠促進(jìn)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的制度規則,其他國家似乎照著(zhù)清單實(shí)施就能實(shí)現繁榮,然而,結果卻不盡如人意。所謂的“華盛頓共識”已經(jīng)成為一面歷史的鏡子,共識所開(kāi)出的制度藥方并沒(méi)有使其他國家走上繁榮之路。

制度是如何形成的

世界各國發(fā)展歷程表明,制度并不是一成不變的,無(wú)論是由本國的自然演變,還是由外部的力量沖擊,制度都可能會(huì )發(fā)生嬗變。那么為什么有些國家發(fā)展出了包容性制度,有些國家卻抱著(zhù)汲取性制度不放呢?實(shí)際上對于這個(gè)問(wèn)題,兩位作者也沒(méi)有給出程式化的答案。作者在書(shū)中提出了制度漂移(In-stitutionDrift)這一術(shù)語(yǔ),認為制度的發(fā)展變化就像浮在水面上的冰塊,本來(lái)在一起的兩塊冰塊,可能因為水流、風(fēng)力、撞擊等因素導致二者之間的距離越來(lái)越遠。偶然性因素在制度的演變中發(fā)揮了重要作用。最明顯的例子就是二戰之后的東德和西德,以及朝鮮和韓國,這是由于外部沖擊導致的制度差異。

從制度自然演變的角度來(lái)看,制度變化之所以緩慢,甚至非常困難,是因為對于某一種現行的制度而言,必然會(huì )有一些群體因為現有的制度而受益,他們會(huì )對改變制度的力量進(jìn)行壓制,竭力維持現有制度。作者在書(shū)中指出,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和技術(shù)變革通常伴隨著(zhù)熊彼特所說(shuō)的“創(chuàng )造性破壞”,新技術(shù)會(huì )對原有的企業(yè)產(chǎn)生沖擊,對創(chuàng )造性破壞的擔心通常會(huì )成為既得利益者反對包容性制度的根源。

歐洲歷史為此提供了鮮明的例證。18世紀工業(yè)革命前夕,大部分歐洲國家政府由貴族或傳統精英統治,他們的收入主要來(lái)源于其所擁有的土地和享有的貿易特權,而這種特權是由君主授權的壟斷和強制實(shí)施制度壁壘形成的。工廠(chǎng)、工業(yè)的出現侵蝕了現有統治集團的利益,他們是工業(yè)化的輸家,因此也形成了抵制工業(yè)化的強大力量。另外,被機器所取代的手工業(yè)者也是工業(yè)化的反對力量,許多人組織起來(lái)尋釁滋事,破壞機器,這些人被稱(chēng)為“勒德派”或“勒德主義者”(Luddite),這個(gè)詞現在已經(jīng)成為抵制技術(shù)變革的同義詞。英國發(fā)明家約翰·凱(JohnKay)在1733年發(fā)明了飛梭,這是對織布機所做的一個(gè)重大改進(jìn),他的房子就被勒德派在1753年給燒毀了。

沿著(zhù)上面的邏輯,只要沒(méi)有經(jīng)濟利益和政治利益受損者,創(chuàng )造性破壞的阻力就會(huì )減小,持續的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就有可能實(shí)現。但制度改進(jìn)絕大多數情況下并不是帕累托改進(jìn),幾乎必然會(huì )有利益受損者,尤其是利益受損者是在位的統治集團的情況下,制度轉變就更為困難。如果實(shí)現帕累托改進(jìn)較為困難,那么卡爾多改進(jìn)呢,即有些人的境況由于改革而變好,有些人的境況變差,但變好的人能夠補償變壞的人損失而且還有剩余,那么從整體來(lái)看效益也實(shí)現了改進(jìn)。這種情況下推進(jìn)制度變革難易程度如何?應該也是很難,且不說(shuō)境況變好的人補償變差的人能否實(shí)現,在實(shí)際中政治考量和經(jīng)濟考量很可能差別很大,很多時(shí)候經(jīng)濟思維在政治領(lǐng)域并不管用。

毋庸置疑,制度對經(jīng)濟和社會(huì )有著(zhù)深遠而廣泛的影響。雖然制度經(jīng)濟學(xué)從不同的角度分析了制度對經(jīng)濟的作用機制,但制度的形成機理則更為復雜,并非簡(jiǎn)單的經(jīng)濟分析可以說(shuō)清。經(jīng)濟學(xué)研究中,一般都假設在給定條件下會(huì )得出什么結果,在眾多的給定條件之中,制度就屬于其中之一。在制度不變的情況下,經(jīng)濟是按照一定的路徑發(fā)展的,但如果制度發(fā)生改變,市場(chǎng)主體的約束條件和激勵機制就發(fā)生了變化,經(jīng)濟發(fā)展路徑也會(huì )出現轉變。北京大學(xué)國家發(fā)展研究院經(jīng)濟學(xué)教授周其仁在《改革的邏輯》一書(shū)中指出:“其實(shí)世界上的各種經(jīng)濟體制互相比賽一件事情,那就是糾錯能力。哪有不出錯的制度?資本主義了不起,《共產(chǎn)黨宣言》說(shuō)它創(chuàng )造了超越以往一切時(shí)代的革命性的經(jīng)濟成就,但為什么老要鬧經(jīng)濟危機呢?還不是那個(gè)體制會(huì )出錯?”

 

熱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