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(jīng)觀(guān)社論|公平競爭審查不能放過(guò)潛規則

社論2024-06-15 09:54

經(jīng)濟觀(guān)察報 社論 6月13日,《公平競爭審查條例》(下稱(chēng)《條例》)發(fā)布。與2016年由國務(wù)院印發(fā)的 《關(guān)于在市場(chǎng)體系建設中建立公平競爭審查制度的意見(jiàn)》(下稱(chēng)《意見(jiàn)》)相比,《條例》具有強約束性和法律效力。不難理解,這個(gè)將在8月1日起施行的法規引起了企業(yè)家群體的共鳴。

我們一直說(shuō),企業(yè)家特別是民營(yíng)企業(yè)家不需要特殊優(yōu)惠,所求者無(wú)非是公平待遇。對企業(yè)家來(lái)說(shuō),判斷要不要進(jìn)入一個(gè)市場(chǎng),首先要看這個(gè)市場(chǎng)能否做到公平競爭。不過(guò)現實(shí)中妨礙公平競爭的因素很多,甚至有很多就白紙黑字寫(xiě)在各地各部門(mén)的相關(guān)政策文件中。公平競爭審查首先要糾正的就是這個(gè)問(wèn)題。

按照《條例》,公平競爭審查制度審查的對象是行政部門(mén)和具有管理公共事務(wù)職能的組織發(fā)布的法律、行政法規、地方性法規、規章、規范性文件??陀^(guān)地說(shuō),由于此前發(fā)布的《意見(jiàn)》沒(méi)有強制性,在很多地方公平競爭審查制度還沒(méi)有落到實(shí)處。我們希望以《條例》的發(fā)布和施行為契機,推動(dòng)一次針對現行法律法規和規范性文件的全面清理,對于有悖于公平競爭精神的法規和政策文件,該廢止就廢止;對其中違反公平競爭的條款或政策內容,該刪除就刪除。

通覽全文,應該說(shuō)此次發(fā)布的《條例》針對性很強,比如“不得排斥、限制、強制或者變相強制外地經(jīng)營(yíng)者在本地投資經(jīng)營(yíng)或者設立分支機構”,切中了很多光伏企業(yè)的困境。我們期待這部《條例》的施行,能夠遏制“政策措施在起草時(shí)未按照要求開(kāi)展公平競爭審查,在市場(chǎng)準入、要素獲取、政府采購、招標投標、獎勵補貼等方面對經(jīng)營(yíng)者尤其是民營(yíng)企業(yè)進(jìn)行隱性的歧視性差別對待”的情況,通過(guò)糾正這些落在“紙面上”的差別對待,能夠從整體上推動(dòng)公平競爭,塑造更好的營(yíng)商環(huán)境。

與此同時(shí),經(jīng)驗告訴我們,僅有對法律法規和政策文件的合規審查還不夠。比如,盡管很多地方在實(shí)際招標中更加傾向國有企業(yè),但在招標文件和流程中卻不會(huì )明示這種傾向性,而是通過(guò)打包項目、提高資質(zhì)要求等方式,排除潛在競爭者;比如,一些地方政府不會(huì )明確給予特定企業(yè)稅收優(yōu)惠,但會(huì )以與稅費收入掛鉤的財政獎補方式變相提供優(yōu)惠;再比如,地方國資監管部門(mén)掌握對國有企業(yè)的考核監管權限,可以直接干預地方國企的經(jīng)營(yíng)和投資決策,這也可能影響市場(chǎng)的公平競爭。

實(shí)際上,這些年被詬病的“玻璃門(mén)”“旋轉門(mén)”“彈簧門(mén)”多半以類(lèi)似方式存在?,F實(shí)中對公平競爭損害更多的是一些“潛規則”。它不體現于任何法律法規和政策文件中,卻可能左右著(zhù)競爭走向和企業(yè)命運。因此,公平競爭審查之外,推動(dòng)公平市場(chǎng)的建立需要“標本兼治”。

以稅收優(yōu)惠和財政補貼為例,通過(guò)各類(lèi)優(yōu)惠招商引資帶動(dòng)就業(yè)和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,是過(guò)去很多年地方政府提高政績(jì)的主要抓手。畢竟每個(gè)地區都想發(fā)展,但優(yōu)質(zhì)的企業(yè)有限。在有限的任期中要立竿見(jiàn)影,地方官員只能走到臺前,頻繁動(dòng)用“行政的手”來(lái)拉動(dòng)經(jīng)濟。問(wèn)題是,地方政府太積極,公平競爭就很難了。

在項目招標中,很多地方政府傾向于國央企更多是出于風(fēng)險考量——官員們相信,把項目給國企,哪怕出了問(wèn)題也不至于過(guò)多影響仕途。反正國央企拿到項目后,也會(huì )把項目再外包給民企和外資企業(yè),一樣能“發(fā)揮市場(chǎng)的資源配置作用”。

歸根到底,地方政府和部分權力機構既擁有大量資源,又有極強的干預市場(chǎng)的動(dòng)機。因此,建立公平競爭的市場(chǎng),還有賴(lài)于官員行為邏輯的改變,這需要一系列的調整:合理劃分中央地方的財權事權、調整地方官員升遷的考核指標,以及進(jìn)一步深化國資國企改革,等等??梢詫礁偁帉彶橹贫燃挠韬裢?,但問(wèn)題不會(huì )迎刃而解。就推動(dòng)建立公平競爭的市場(chǎng)而言,我們要做的還有很多。

版權聲明:以上內容為《經(jīng)濟觀(guān)察報》社原創(chuàng )作品,版權歸《經(jīng)濟觀(guān)察報》社所有。未經(jīng)《經(jīng)濟觀(guān)察報》社授權,嚴禁轉載或鏡像,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(guān)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。版權合作請致電:【010-60910566-1260】。

熱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