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(zhuān)家提醒高考志愿填報不能過(guò)多指望人工智能

孟佩佩2024-06-29 08:57

各地高考分數近日陸續公布,一項幾乎要考生全家出動(dòng)的“重頭戲”——志愿填報正在開(kāi)啟。近年來(lái),一些考生和家長(cháng)熱衷付費購買(mǎi)高考志愿填報服務(wù)。艾媒咨詢(xún)的數據顯示,2023年中國高考志愿填報市場(chǎng)付費規模為9.5億元。

火熱的市場(chǎng)使得不少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廠(chǎng)和創(chuàng )業(yè)公司瞄準了這一賽道,從線(xiàn)下高考志愿填報機構到AI志愿填報輔助系統及相關(guān)App,行業(yè)服務(wù)與產(chǎn)品層出不窮。中青報·中青網(wǎng)記者觀(guān)察到,今年,隨著(zhù)AI Agent(人工智能體)技術(shù)成為熱門(mén)話(huà)題,能夠互動(dòng)問(wèn)答的“AI志愿規劃師”也悄然出現,主打在線(xiàn)隨時(shí)陪伴,還可以像真人版的高考志愿規劃師一般,與考生和家長(cháng)互動(dòng)對話(huà),并根據個(gè)人回答“一鍵生成”志愿填報報告。

AI時(shí)代,不斷推陳出新的各類(lèi)科技產(chǎn)品,真的可以精準便捷地幫考生填報志愿嗎?

AI成了高考志愿填報市場(chǎng)的隱形賣(mài)點(diǎn)

從北京大學(xué)畢業(yè)后,劉瑞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廠(chǎng)從事人工智能研究多年,后來(lái)和校友一起創(chuàng )辦公司,推出了一款基于A(yíng)I Agent技術(shù)的“AI志愿規劃師”。

他告訴中青報·中青網(wǎng)記者,之所以關(guān)注AI在高考志愿填報中的應用潛力,是因為自己曾偷偷把規劃師選定的醫學(xué)專(zhuān)業(yè)改為計算機相關(guān)專(zhuān)業(yè)?!叭ツ暧H戚家為了給孩子報志愿,愿意拿出3萬(wàn)元給志愿填報機構,但最終錄取的專(zhuān)業(yè)卻并不理想?!?/p>

劉瑞坦言,這些經(jīng)歷讓他意識到高考志愿填報市場(chǎng)存在不規范現象,他開(kāi)始思考如何通過(guò)技術(shù)手段幫助考生少走彎路,可以便捷準確地獲取高校招生信息。為此,他們推出“AI志愿規劃師”,主打高考志愿AI咨詢(xún),考生可以和這位虛擬的“規劃師”互動(dòng)問(wèn)答,了解心儀學(xué)校的專(zhuān)業(yè)、就業(yè)前景、畢業(yè)薪資等相關(guān)問(wèn)題。

當下,考生及家長(cháng)在填報志愿時(shí)更加關(guān)注就業(yè)問(wèn)題,“而非以前的希望不浪費分數即可”。在他看來(lái),目前市場(chǎng)上售賣(mài)的志愿卡(即一些平臺推出的可根據分數、所在省份預測可報考院校的系統會(huì )員卡——記者注)種類(lèi)很多,但實(shí)際上只是把近年來(lái)的高考填報指南的數據進(jìn)行了數字化,也有一些公司將高考志愿相關(guān)信息納入了大語(yǔ)言模型技術(shù)中,“但目前大多數AIGC應用,不會(huì )考慮考生的省份及選科信息,只是將訓練時(shí)獲取到的數據表達出來(lái)”。劉瑞希望打造一個(gè)免費的平臺,幫考生與家長(cháng)打破信息差。“比如,了解到考生未來(lái)想從事哪一職業(yè)后,反推出可以報考的專(zhuān)業(yè)和學(xué)校,并推薦一些新興專(zhuān)業(yè)?!?/p>

值得關(guān)注的是,這兩年,AI成了高考志愿填報市場(chǎng)的隱形賣(mài)點(diǎn),尤其今年,“入局”的公司不在少數。企查查數據顯示,我國現存1462家高考志愿相關(guān)企業(yè)。2024年前5個(gè)月,國內已注冊21家高考志愿相關(guān)企業(yè),超過(guò)2023年全年注冊量的一半。

記者以“高考志愿”為關(guān)鍵詞在手機軟件商城搜索統計發(fā)現,涉及高考志愿填報服務(wù)的App多達50余款,一些App打出“AI智能填志愿”“一鍵填志愿”“AI智能大數據”“填報完美志愿”等宣傳語(yǔ),大多數需要開(kāi)通會(huì )員才可以使用完整服務(wù)。

記者在社交平臺隨機聯(lián)系了一款新推出的“24小時(shí)在線(xiàn)的AI志愿專(zhuān)家”,其銷(xiāo)售人員介紹稱(chēng),“這是海內外多所高校的高才生共同創(chuàng )業(yè)打造的新產(chǎn)品,實(shí)測好用,知識海量,信息全面,數據精準,方案靠譜,與其在焦慮中等待,不如用行動(dòng)試試人工智能的魅力”。

記者以29.9元的價(jià)格購買(mǎi)了體驗版后,上述銷(xiāo)售人員說(shuō),在微信中根據AI的引導回答問(wèn)題即可,“遵守規則回答才可以抓取有效信息”?!坝袥](méi)有特別的學(xué)?;驅?zhuān)業(yè)吸引你”“是否優(yōu)先考慮省內院?!薄皩μ貏e的報考項目是否感興趣”“對中外合作辦學(xué)項目是否感興趣”……十余輪問(wèn)答后,一份高考志愿報告生成,報告中明顯標出“本方案由AI大模型生成,僅針對考生當次輸入進(jìn)行建設性建議,實(shí)際報考需要結合個(gè)人需求具體調整,如有需要敬請咨詢(xún)線(xiàn)下的專(zhuān)業(yè)高考咨詢(xún)師”。

記者又隨機下載了一款自稱(chēng)擁有“高考志愿大模型”的“AI志愿規劃師”軟件,但在其給出的志愿表中,卻無(wú)法顯示所推薦高校的2023年實(shí)際招生人數、學(xué)制、學(xué)費等基本信息,與此同時(shí),搜索一些新增專(zhuān)業(yè)也同樣沒(méi)有相關(guān)信息。

工作人員答復稱(chēng),“正在收集2023年實(shí)際招生人數的數據,可先參考計劃招生人數”。該工作人員還稱(chēng),“今年高考出分后,一分一檔表會(huì )及時(shí)錄入系統,根據今年的分數線(xiàn)來(lái)填報才更有參考性,但分數線(xiàn)公布后,軟件里的功能就都要收取費用了,金卡、白金卡和鉆石卡的價(jià)格分別為299元、399元和1999元”。

購買(mǎi)正式白金版,就可以成為“高考志愿填報師”?

在記者咨詢(xún)過(guò)程中,一位銷(xiāo)售人員稱(chēng),如果購買(mǎi)了正式白金版,也可以成為“高考志愿填報師”,“到時(shí)‘AI’問(wèn)啥問(wèn)題,你就問(wèn)家長(cháng)什么問(wèn)題,也可以接線(xiàn)上的訂單,不跟家長(cháng)見(jiàn)面,用這個(gè)在家里就可以給對方出咨詢(xún)方案,高考志愿填報師的收費標準大概是2000元/人”。

該銷(xiāo)售人員還稱(chēng),“這款產(chǎn)品最大好處是,沒(méi)有太多知識和經(jīng)驗積累的人,只要會(huì )用這一知識庫,同樣可以給出專(zhuān)業(yè)的志愿方案”。

多位業(yè)內人士向記者透露,近年來(lái)一些擁有AI技術(shù)的公司進(jìn)入高考志愿填報市場(chǎng),是因為技術(shù)需要實(shí)際應用場(chǎng)景來(lái)實(shí)現商業(yè)價(jià)值。然而,如果對志愿填報工作缺乏深入了解,便無(wú)法真正幫助考生和家長(cháng)。

劉瑞提到,一些專(zhuān)業(yè)對考生有特殊要求,例如色盲、色弱、視力低下等考生不適合報考,“目前‘志愿卡’中的一鍵填報功能僅依據分數推薦專(zhuān)業(yè),忽略了這些個(gè)性化需求,可能導致滑檔現象的出現”。

那么,AI等技術(shù)手段輔助高考志愿填報的作用有多大?首都經(jīng)濟貿易大學(xué)經(jīng)濟學(xué)院副教授陸明濤曾在社交平臺上發(fā)起討論,“什么時(shí)候我問(wèn)國內大語(yǔ)言模型,如高考填報志愿時(shí),國內哪些學(xué)校的計算機相關(guān)專(zhuān)業(yè)要求必考物理,哪些學(xué)校沒(méi)有要求,如果能夠自動(dòng)統計生成列表,那這就算是訓練到家了……”

陸明濤認為,通過(guò)人工智能特別是大語(yǔ)言模型的確可以幫助考生和家長(cháng)進(jìn)行信息搜集和交互對話(huà),“但現有的高考志愿填報已經(jīng)是一個(gè)標準的協(xié)調博弈,即所有人都在進(jìn)行網(wǎng)絡(luò )填報,每個(gè)人的選擇都取決于其他人的選擇,所以就可能出現過(guò)分擁擠導致填報失敗和成功撿漏等意外情況。更重要的是,報考專(zhuān)業(yè)的決策更取決于對未來(lái)這些專(zhuān)業(yè)所對應的就業(yè)前景、職業(yè)生涯、行業(yè)空間等長(cháng)期趨勢預測的貼現值比較,在這方面人工智能幾乎不可能幫上忙”。

在他看來(lái),人工智能輔助高考志愿報考,總體來(lái)說(shuō)是短期有用但不能太指望的?!凹议L(cháng)和考生應當明白自己才是最終的決策者,不應過(guò)多指望他人或人工智能為自己提供一勞永逸的決策?!?/p>

目前高考志愿填報市場(chǎng)上,除了“風(fēng)頭漸起”的AI產(chǎn)品,也有不少家長(cháng)依舊選擇數千元甚至上萬(wàn)元的高考志愿填報師服務(wù),或購買(mǎi)更為便宜的“志愿卡”、下載相關(guān)軟件進(jìn)行查看,但對其專(zhuān)業(yè)度、準確度褒貶不一。在某投訴平臺,多位消費者投訴多款志愿填報軟件的數據不準確,嚴重影響志愿填報,甚至出現了滑檔的情況。

去年為兒子填報高考志愿,北京家長(cháng)陳珊(化名)也發(fā)現,能夠“指導”填報志愿的App不少。她選擇了其中一款App,花了不到300元開(kāi)通會(huì )員后,通過(guò)平臺的AI大數據技術(shù)快速篩選出了錄取線(xiàn)在分數范圍內的高校。

不過(guò),陳珊覺(jué)得,即便軟件里已經(jīng)預估出“沖、穩、?!钡母咝?,“還是要和學(xué)校發(fā)的報考指導手冊進(jìn)行對比確認,挑選出心儀高校和專(zhuān)業(yè)后也要打電話(huà)給招生辦咨詢(xún)再確認,不能怕麻煩”。

值得關(guān)注的是,教育部連續多年發(fā)布預警,提醒廣大考生及家長(cháng)謹防“高價(jià)志愿填報指導”詐騙陷阱。前不久,教育部發(fā)布的《2024年高考志愿填報十問(wèn)十答》中提到,今年首次在“陽(yáng)光高考平臺”推出免費的陽(yáng)光志愿信息服務(wù)系統,將海量數據系統集成,進(jìn)行個(gè)性化匹配推薦,從專(zhuān)業(yè)、就業(yè)、職業(yè)等多方面幫助考生了解學(xué)校和專(zhuān)業(yè)。

來(lái)源:中國青年報 作者:孟佩佩

版權與免責:以上作品(包括文、圖、音視頻)版權歸發(fā)布者【孟佩佩】所有。本App為發(fā)布者提供信息發(fā)布平臺服務(wù),不代表經(jīng)觀(guān)的觀(guān)點(diǎn)和構成投資等建議

熱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