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(jīng)觀(guān)頭條|茅臺酒下跌“蝴蝶效應”

鄭淯心2024-06-22 09:00

經(jīng)濟觀(guān)察報 記者 鄭淯心 6月21日,飛天茅臺的市場(chǎng)價(jià)又跌了10塊錢(qián),最新市場(chǎng)價(jià)格為2250元/瓶。

飛天茅臺在年初創(chuàng )下價(jià)格高點(diǎn)2700元/瓶之后,一直處于震蕩狀態(tài),自4月開(kāi)始下跌,并在最近一個(gè)月加速下跌。這是飛天茅臺近3年持續時(shí)間最長(cháng)的下跌。

茅臺酒價(jià)格下跌,引發(fā)了市場(chǎng)的“蝴蝶效應”——拍賣(mài)市場(chǎng)流拍率上升,收藏者觀(guān)望情緒濃厚,典當金額下降,黃牛暫停收貨……

6月13日,在保利春拍的貴州茅臺酒專(zhuān)場(chǎng)上,全場(chǎng)132件拍品中,僅有11件成交,流拍率達到了91.67%,總成交額為21.46萬(wàn)元。上一次即2023年保利秋拍上,流拍率是69%左右,2023年保利春拍,流拍率也是如此。

流拍率提高的同時(shí),老酒的價(jià)格也在下降。去年保利秋拍上一組6瓶裝的1990年的鐵蓋貴州茅臺酒的拍賣(mài)價(jià)為22.43萬(wàn)元,今年同樣的產(chǎn)品在春拍上的預估價(jià)是16.2萬(wàn)元至21萬(wàn)元,卻也流拍了。

圍繞茅臺老酒市場(chǎng),收藏圈人士也在觀(guān)望。中國酒類(lèi)流通協(xié)會(huì )收藏與市場(chǎng)專(zhuān)業(yè)委員會(huì )副會(huì )長(cháng)兼執行秘書(shū)長(cháng)、曾品堂創(chuàng )始人曾宇稱(chēng),茅臺新酒目前正處于價(jià)格下行階段,這也影響了老酒的價(jià)格。10年前的飛天茅臺售價(jià)僅比今年新酒高出500元。在當前階段,收藏茅臺產(chǎn)品并不是一種好的理財方式。

北京多家典當行給出的2024年53度飛天茅臺的典當金額,已觸及市場(chǎng)指導價(jià)1499元/瓶。多家典當行負責人對記者稱(chēng),這是自他們接收飛天茅臺作為質(zhì)押物以來(lái),首次遇到的情況。

正逢電商“618”大促,有商家發(fā)貨周期長(cháng)疊加茅臺酒價(jià)格下跌,使得茅臺酒成為一種虧錢(qián)的期貨產(chǎn)品,不少“黃牛”也停止了回收茅臺酒。

把貴州茅臺作為10大重倉股的前海開(kāi)源基金經(jīng)理楊德龍說(shuō),近期飛天茅臺的價(jià)格出現大幅下跌,與消費需求不足和對未來(lái)收入預期的不確定性有關(guān)。

作為白酒行業(yè)中唯一實(shí)際銷(xiāo)售價(jià)高于市場(chǎng)指導價(jià)的產(chǎn)品,飛天茅臺的價(jià)格也是當前白酒行業(yè)重要的觀(guān)察指標,一直被視為白酒廠(chǎng)商定價(jià)的基準。茅臺酒價(jià)格的下跌因此也引發(fā)了其他白酒產(chǎn)品價(jià)格的下降。

一位貴州茅臺的投資者擔憂(yōu),高端白酒的提價(jià)邏輯已經(jīng)受到?jīng)_擊,上市公司業(yè)績(jì)增速的下滑可能只是時(shí)間問(wèn)題。

6月,貴州茅臺(600519.SH)的市值蒸發(fā)超過(guò)千億元。截至6月21日收盤(pán),貴州茅臺的股價(jià)跌破1500元/股,創(chuàng )下2023年以來(lái)的最低點(diǎn)。

冷清的拍賣(mài)會(huì )

6月13日,在保利春拍的貴州茅臺酒專(zhuān)場(chǎng)上,張強注意到現場(chǎng)上座率并不高,大約有一半兒空著(zhù)。拍賣(mài)會(huì )從2001年的陳年貴州茅臺酒(15年)開(kāi)始,前14件拍品均未成交。直到第15件拍品——一套2022年50毫升裝的5瓶貴州茅臺酒(俗稱(chēng)“小白條”)套裝出現,才打破了流拍的局面。該套裝的預估價(jià)為2300至3300元,最終以2645元成交。緊接著(zhù),另一套同年的50毫升裝5瓶貴州茅臺酒也以2645元成交。

隨后,又陸續有9件拍品成交。其中,成交價(jià)最高的是2011年的4瓶1升裝茅臺酒,預估價(jià)在36000元至43000元之間,最終以41000元成交。還有2010年的兩瓶貴州茅臺酒(貴賓)以18400元成交,成為全場(chǎng)唯一成交價(jià)高于估價(jià)的產(chǎn)品。

2023年12月,在保利秋拍的貴州茅臺酒專(zhuān)場(chǎng)上,一組20世紀80年代中期的“飛天牌”貴州茅臺酒6瓶,以及一組1990年、1994年的鐵蓋貴州茅臺酒6瓶等產(chǎn)品均以20多萬(wàn)元的價(jià)格成交。

王楠鵬委托給保利拍賣(mài)行的拍品成交不多,但他也能理解,今年的市場(chǎng)行情不佳,不僅茅臺酒價(jià)格下跌,房產(chǎn)也在下跌,許多產(chǎn)品即使降價(jià)也難以促進(jìn)銷(xiāo)售。

馮康是一名茅臺收藏愛(ài)好者,他每年都參與春拍和秋拍,今年他參加了北京的兩場(chǎng)貴州茅臺酒拍賣(mài)會(huì ),發(fā)現上座率、成交率和價(jià)格都不如去年秋拍。盡管身邊不少收藏圈的朋友不看好眼下的行市,認為應該“買(mǎi)漲不買(mǎi)跌”,但馮康堅信金錢(qián)買(mǎi)不到時(shí)間,稀缺的老酒仍具有收藏價(jià)值。在5月的嘉德春拍貴州茅臺酒拍賣(mài)會(huì )上,他還是以51.75萬(wàn)元的價(jià)格拍下了一瓶1966年產(chǎn)的全棉紙五星茅臺酒。

馮康的理由是,1966年是一個(gè)特殊年份,茅臺酒廠(chǎng)的產(chǎn)量較少,該產(chǎn)品比1950年代的茅臺酒更為稀缺。此外,他已有450多個(gè)品種的貴州茅臺酒藏品,正好缺少這一款。他還認為,考慮到2021年該產(chǎn)品的市場(chǎng)價(jià)約為80萬(wàn)元,此次購買(mǎi)的價(jià)格非常劃算。

2010年,曾宇撰寫(xiě)了《陳年白酒收藏投資指南》,在他的記憶里,當時(shí)的白酒圈還沒(méi)有老酒的概念,也沒(méi)有圍繞老酒投資收藏的產(chǎn)業(yè)鏈。

同年,中國白酒釀造大師季克良在《茅臺酒收藏》一書(shū)的序言中寫(xiě)道:茅臺酒的收藏已成為文化享受和投資保值的重要領(lǐng)域,并迎來(lái)了最佳的發(fā)展時(shí)機。

老酒圈最初由一批對老酒文化感興趣的人組成,他們研究、購買(mǎi)老酒,出版書(shū)籍介紹老酒,逐漸形成了包括展示、回收、拍賣(mài)等環(huán)節的老酒產(chǎn)業(yè)鏈。黃牛、拍賣(mài)行也紛紛加入這個(gè)圈子,一些收藏者甚至建立了茅臺老酒展示館和博物館,貴州茅臺也同時(shí)推出了品藏館等銷(xiāo)售渠道。

老酒產(chǎn)品的定價(jià)最初是參照書(shū)中的定價(jià)。曾宇解釋說(shuō),書(shū)中的定價(jià)是基于歷史成交價(jià),對于那些沒(méi)有成交記錄的孤品,定價(jià)依據于經(jīng)驗。后來(lái),老酒產(chǎn)品的定價(jià)受到品牌、度數、規模等因素的影響,一些老酒甚至有了價(jià)格曲線(xiàn)圖作為參考,個(gè)人的定價(jià)很難干預市場(chǎng)。

自2017年以來(lái),隨著(zhù)醬酒熱度的快速上升,大量資金涌入,推動(dòng)了貴州茅臺酒價(jià)格的上漲,老酒價(jià)格也一路攀升,直至2021年達到高點(diǎn)。

中國酒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發(fā)布的《中國老酒市場(chǎng)指數》報告顯示,自2010年以來(lái),老酒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歷了顯著(zhù)的增長(cháng),特別是2016年到2018年間,市場(chǎng)規模幾乎翻了一倍。到了2021年,達到千億級別。來(lái)自艾利艾智庫的數據顯示,目前老酒存量市場(chǎng)的規模已經(jīng)突破萬(wàn)億,成為中國最大的民間收藏市場(chǎng)之一。

曾宇指出,茅臺老酒價(jià)格之所以上漲,是因為收藏者對老酒的口感、品質(zhì)和文化價(jià)值的認可,老酒作為投資品的稀缺性逐漸被市場(chǎng)所認識,酒廠(chǎng)、酒商和消費者在這一過(guò)程中共同推動(dòng)了價(jià)格上漲,每個(gè)環(huán)節都能獲得利潤。

馮康則回憶說(shuō),2021年的老酒市場(chǎng)熱度很高,他看中的產(chǎn)品往往無(wú)法砍價(jià),因為往往在砍價(jià)的瞬間就被其他人買(mǎi)走了。

王楠鵬2021年成立了商貿公司,開(kāi)始向拍賣(mài)公司供貨。在與拍賣(mài)行合作的第一場(chǎng)貴州茅臺酒拍賣(mài)會(huì )上,他就獲得了上千萬(wàn)的利潤。

但從2022年秋拍開(kāi)始,王楠鵬就感覺(jué)到茅臺酒的銷(xiāo)量和價(jià)格都在下滑,到了今年春拍,流拍率進(jìn)一步提高、價(jià)格繼續下降。這些老酒是其家族在過(guò)去10年間購買(mǎi)的藏品。一開(kāi)始,收藏茅臺酒是一種愛(ài)好,后來(lái)也成為其家族的投資之一,高峰期一度有價(jià)值數億元的茅臺藏品。

而近期,王楠鵬家族的茅臺老酒以出售為主,買(mǎi)入較少。

黃牛退出

部分黃牛因虧損,正在退出茅臺二手回收市場(chǎng)。

一位黃牛在6月1日購入了茅臺酒,6月7日收到貨物時(shí),發(fā)現市場(chǎng)價(jià)格已從4800元的售賣(mài)價(jià)跌至4700元。6月13日,飛天茅臺的回收價(jià)格為2300元一瓶,而他之前以4755元的價(jià)格購入了兩瓶,又虧損了155元。4月份,他虧損了4000元,5月份雖然情況有所好轉,但月底還是虧損了2000元。他稱(chēng),6月虧損更加嚴重。他觀(guān)察到,這個(gè)月有很多黃牛因為虧損而退出市場(chǎng)。

在茅臺酒的銷(xiāo)售市場(chǎng)中,貴州茅臺官方提供的渠道包括直銷(xiāo)和批發(fā)兩種,涵蓋經(jīng)銷(xiāo)商、直營(yíng)店、i茅臺、電商平臺、超市等。貴州茅臺對這些渠道擁有直接的管理權。除了這些正規銷(xiāo)售渠道外,還存在一些非正規渠道。例如,黃牛主要通過(guò)倒賣(mài)獲利,而社會(huì )酒商則以煙酒行為主,他們通常從經(jīng)銷(xiāo)商或黃牛手中購買(mǎi)酒水。

在每年的促銷(xiāo)時(shí)節,黃牛圈會(huì )形成一個(gè)獨特的“擼貨”生態(tài)。電商平臺發(fā)放百億補貼給參與活動(dòng)的店鋪,店鋪以低價(jià)銷(xiāo)售產(chǎn)品,消費者購買(mǎi)后再轉手賣(mài)給黃牛,黃牛再將酒水回收并可能再次銷(xiāo)售給平臺店鋪,形成一種循環(huán)。

今年,這個(gè)生態(tài)圈出現了兩個(gè)變化:一是有電商商家將發(fā)貨周期延長(cháng);二是茅臺酒的價(jià)格出現了下跌。

黃牛的生意模式依賴(lài)于快進(jìn)快出來(lái)賺取差價(jià),如果停止收貨和出貨,他們將面臨資金壓力,甚至可能出現現金流斷裂的風(fēng)險。

發(fā)貨周期的延長(cháng)和茅臺酒價(jià)格的下降,導致茅臺酒變成了虧本的期貨產(chǎn)品,這引起了黃牛的不滿(mǎn)。他們開(kāi)始在電商平臺向商家索要發(fā)票,如果商家拒絕,就要求賠償。

一位在電商平臺開(kāi)店的經(jīng)銷(xiāo)商稱(chēng),在“618”期間,店鋪賣(mài)出了3萬(wàn)多瓶飛天茅臺,但被退回了2萬(wàn)多瓶。飛天茅臺的發(fā)票開(kāi)票率從平時(shí)的10%提升至70%—80%。“618”活動(dòng)結束后,由于價(jià)格下跌和資金占用壓力,記者詢(xún)問(wèn)的幾位黃牛都對收貨持謹慎態(tài)度。

連鎖反應

飛天茅臺的價(jià)格被視為白酒行業(yè)的風(fēng)向標,也是其他酒廠(chǎng)定價(jià)時(shí)的重要參考依據。在第110屆全國糖酒會(huì )上,許多酒廠(chǎng)的新產(chǎn)品定價(jià)參考了飛天茅臺的市場(chǎng)指導價(jià),如1399元、1299元等,這些價(jià)格略低于飛天茅臺的市場(chǎng)指導價(jià)。

飛天茅臺價(jià)格的下跌,也帶動(dòng)了其他白酒品牌的下降。市場(chǎng)調研中,記者發(fā)現第八代經(jīng)典五糧液的價(jià)格已從3個(gè)月前的940元/瓶回落至860元/瓶,國窖1573、國臺、習酒等其他品牌的產(chǎn)品價(jià)格也有所下調。

一位來(lái)自茅臺鎮的酒企負責人稱(chēng),他們希望茅臺酒的價(jià)格能夠回升,以便于他們自己的產(chǎn)品能有更大的定價(jià)空間。北京市一家老酒收藏館的負責人則建議,消費者不要急于收藏老酒,茅臺酒的炒作現象不會(huì )持久,預計價(jià)格還會(huì )進(jìn)一步下跌,因為參與的人和資金正在減少。

遵義市某酒類(lèi)包裝企業(yè)的負責人透露,隨著(zhù)酒價(jià)下跌,開(kāi)發(fā)新酒的利潤減少,今年他的包裝廠(chǎng)訂單量下降了30%。

茅臺新動(dòng)作

有消息傳出,貴州茅臺在湖南、安徽等地舉行了經(jīng)銷(xiāo)商會(huì )議。然而,一位茅臺經(jīng)銷(xiāo)商向記者透露,這些會(huì )議實(shí)際上是聯(lián)誼性質(zhì)的,并沒(méi)有貴州茅臺的銷(xiāo)售人員參與,整體氣氛輕松,并未深入討論市場(chǎng)的實(shí)質(zhì)性問(wèn)題。

6月12日,茅臺集團黨委書(shū)記、董事長(cháng)張德芹在深圳主持了廣東省渠道商座談會(huì )。他在會(huì )上指出,品牌價(jià)格會(huì )隨著(zhù)市場(chǎng)供需關(guān)系、消費者購買(mǎi)力以及品牌自身定位的變化而波動(dòng)。緊接著(zhù),張德芹帶隊訪(fǎng)問(wèn)香港,向國際渠道商承諾將持續加大對國際市場(chǎng)的投入。

張德芹自上任以來(lái),就展現出對經(jīng)銷(xiāo)商的積極態(tài)度。5月,在貴州茅臺浙閩蘇3省經(jīng)銷(xiāo)商座談會(huì )上,張德芹強調:“經(jīng)銷(xiāo)商是茅臺的家人,是茅臺成長(cháng)路上的重要支撐。”

一位茅臺經(jīng)銷(xiāo)商稱(chēng),無(wú)論是經(jīng)銷(xiāo)商還是黃牛,都無(wú)法直接影響茅臺酒的價(jià)格,供需關(guān)系才是關(guān)鍵決定因素。從需求端來(lái)看,白酒庫存壓力大,消費者購買(mǎi)力不如往年。從供給端來(lái)看,貴州茅臺仍在擴大生產(chǎn),茅臺酒的產(chǎn)量從2018年的4.97萬(wàn)噸增加到2023年的5.72萬(wàn)噸,增長(cháng)了15%。

6月,北京、山東、上海等多地的直營(yíng)店暫停接受企業(yè)申購1499元飛天茅臺的訂單,同時(shí),“巽風(fēng)酒”數字藏品的合成行權也宣布暫停。

白酒分析師蔡學(xué)飛認為,從貴州茅臺的一系列動(dòng)作可以看出,公司的整體策略是減少供給、擴大需求、追加費用,加大對市場(chǎng)優(yōu)質(zhì)經(jīng)銷(xiāo)商的扶持力度,加快產(chǎn)品開(kāi)瓶率,提高產(chǎn)品動(dòng)銷(xiāo)率。

這些動(dòng)作之后,茅臺酒的價(jià)格和貴州茅臺的股價(jià)仍在下跌。

茅臺酒還有大量社會(huì )庫存。2022年,首屆茅臺品藏家聯(lián)誼活動(dòng)上發(fā)布的《茅臺老酒市場(chǎng)研究報告摘要》顯示,茅臺往年酒市場(chǎng)規模約為8500億元。這些庫存的釋放也將對茅臺酒的價(jià)格產(chǎn)生影響。

曾宇將茅臺的庫存比作堰塞湖,隨著(zhù)茅臺酒產(chǎn)量的增加,市場(chǎng)上的投放量也在增加,但消耗量減少,導致庫存水位上升。貴州茅臺只能通過(guò)加強管理來(lái)控制這一局面。他認為,茅臺品藏館渠道的建立,有助于轉移部分社會(huì )庫存,便于貴州茅臺進(jìn)行管理,確保這些庫存處于可控狀態(tài)。但與龐大的社會(huì )庫存相比,可控的規模仍顯不足。

盤(pán)古智庫高級研究員江瀚稱(chēng),如果市場(chǎng)對茅臺酒長(cháng)期價(jià)值增長(cháng)的預期減弱,其作為收藏品的價(jià)值也將受到影響,進(jìn)而影響價(jià)格支撐。

上述茅臺經(jīng)銷(xiāo)商則向記者表示,對于貴州茅臺而言,產(chǎn)品賣(mài)給經(jīng)銷(xiāo)商后,收入已經(jīng)計入報表。市場(chǎng)上茅臺酒價(jià)格的漲跌,對公司的影響有限,主要影響的是經(jīng)銷(xiāo)商的利益。但如果市場(chǎng)價(jià)的下跌引發(fā)市場(chǎng)恐慌,影響茅臺的品牌價(jià)值,貴州茅臺可能會(huì )采取更多措施進(jìn)行干預。

(應受訪(fǎng)者要求,張強、王楠鵬為化名)

版權聲明:以上內容為《經(jīng)濟觀(guān)察報》社原創(chuàng )作品,版權歸《經(jīng)濟觀(guān)察報》社所有。未經(jīng)《經(jīng)濟觀(guān)察報》社授權,嚴禁轉載或鏡像,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(guān)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。版權合作請致電:【010-60910566-1260】。
大消費新聞部記者
長(cháng)期關(guān)注大消費行業(yè)的市場(chǎng)發(fā)展和公司動(dòng)向,擅長(cháng)深度調查報道、高端人物專(zhuān)訪(fǎng)和產(chǎn)業(yè)剖析。
線(xiàn)索請聯(lián)系:zhengyuxin@eeo.com.cn

熱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