扎緊預付式消費的司法口袋

陽(yáng)晨2024-06-12 13:42

陽(yáng)晨/文 為正確審理預付式消費民事糾紛案件,最高法于6月6日發(fā)布審理預付式消費民事糾紛案件司法解釋?zhuān)ㄕ髑笠庖?jiàn)稿),向社會(huì )公開(kāi)征求意見(jiàn),征求意見(jiàn)截止日期為2024年6月20日。

所謂“預付式消費”,就是消費者預先向商家支付一定額度費用,然后按約享受服務(wù)或購買(mǎi)商品的消費模式。近年來(lái),健身娛樂(lè )、餐飲住宿、教育培訓、商業(yè)零售、歌劇影院、美容美發(fā)等休閑娛樂(lè )行業(yè),紛紛推出這種“先付錢(qián)后消費”模式,消費者獲得了優(yōu)惠和折扣,經(jīng)營(yíng)者則能匯聚資金、鎖定客源。

但問(wèn)題也隨之浮現。一些商家為消費者畫(huà)大餅,拿免費體驗和高額折扣為誘餌,消費者處處掉“坑”。今年3月12日,中國消費者協(xié)會(huì )發(fā)布《2023年預付式消費領(lǐng)域消費者權益保護報告》,指出預付式消費領(lǐng)域的問(wèn)題,集中體現為經(jīng)營(yíng)者違規辦卡、經(jīng)營(yíng)者拒絕開(kāi)具消費憑證、經(jīng)營(yíng)者服務(wù)承諾兌現差及變相漲價(jià)、消費者辦卡容易退費難、經(jīng)營(yíng)者跑路消費者挽回損失難、消費者維權難度大等六個(gè)方面。

無(wú)論是何種原因,都不應讓消費者當“冤大頭”。中國《消費者權益保護法》明確規定,“經(jīng)營(yíng)者與消費者進(jìn)行交易,應當遵循自愿、平等、公平、誠實(shí)信用的原則”,消費者的知情權、自由選擇權、公平交易權等權利,受到法律的嚴格保護。在預付式消費中,商家虛假宣傳、設立霸王條款等行為,對消費者合法權益構成了侵犯,而存心卷款跑路等行為有違契約精神,構成合同違約。如果任由亂象滋生蔓延,損害的不僅是消費者權益,更是整個(gè)市場(chǎng)健康發(fā)展。

針對預付式消費領(lǐng)域的亂象,從中央到地方都出臺了不少限制性舉措。比如,商務(wù)部出臺《單用途商業(yè)預付卡管理辦法(試行)》,北京、上海等地制定了地方性法規。特別是2024年3月公布的《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實(shí)施條例》,強化預付式消費經(jīng)營(yíng)者義務(wù),對經(jīng)營(yíng)者應當訂立書(shū)面合同、不得降低商品或者服務(wù)質(zhì)量、退還預付款余額等義務(wù),給出了明確規定。經(jīng)由這些行政法規、部門(mén)規章、地方性法規,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有法可依的問(wèn)題。

司法是立法的延伸。2022年,最高法發(fā)布《關(guān)于為促進(jìn)消費提供司法服務(wù)和保障的意見(jiàn)》,明確了以司法服務(wù)為消費保駕護航的方向,而制定相關(guān)司法解釋?zhuān)尅兑庖?jiàn)》落地有聲。雖說(shuō)司法解釋并非立法,但最高司法審判機關(guān)制定的司法解釋?zhuān)梢栽诹⒎ň竦难娱L(cháng)線(xiàn)上,為預付式消費編織一張更加細密的法網(wǎng)。如果有了一部專(zhuān)門(mén)的司法解釋?zhuān)骷壦痉▽徟袡C關(guān)便能“按圖索驥”,更好地定分止爭,維護消費者權益。

征求意見(jiàn)稿的一些條款不乏突破。比如,明確“消費者對預付式消費合同的解除權”“消費者七日無(wú)理由退款”,有利于解決預付式消費“退卡難”的問(wèn)題。征求意見(jiàn)稿還規定了“格式條款無(wú)效的情形”,禁止經(jīng)營(yíng)者“排除或者限制消費者權利、減輕或者免除經(jīng)營(yíng)者責任、加重消費者責任等”,有利于減少欺客行為。而對經(jīng)營(yíng)者有“虛構或者夸大宣傳商品的質(zhì)量、功能,服務(wù)的內容、功效,誤導消費者進(jìn)行預付式消費”、“通過(guò)虛假折價(jià)、減價(jià)、價(jià)格比較等方式誤導消費者進(jìn)行預付式消費”等情形,消費者可以要求退一賠三的條款,則讓經(jīng)營(yíng)者承擔了更高的違規成本。

當然,這份征求意見(jiàn)稿還有不盡完善之處。比如這是一份主要針對民事糾紛的司法解釋?zhuān)A付式消費領(lǐng)域的多數問(wèn)題,固然大多數停留在“交易”層面,但也有一些屬于刑事訴訟范圍,還需要另行規范。再比如,司法解釋并非法律,從長(cháng)遠來(lái)看,規范預付式消費還需更高位階的國家立法。此外,一些預付式消費中出現商家“卷款跑路”問(wèn)題,其實(shí)也不全是“宰客”,經(jīng)營(yíng)不善、資金斷鏈等也都是客觀(guān)原因。單憑司法治理途徑,恐怕還難收全功。

但無(wú)論如何,針對預付式消費亂象,從立法到司法,逐漸勾勒出一條愈加清晰的治理路徑。期待司法解釋盡快出臺,形成強大的社會(huì )合力,為消費者消除后顧之憂(yōu)。

(作者系法律學(xué)者)

版權聲明:以上內容為《經(jīng)濟觀(guān)察報》社原創(chuàng )作品,版權歸《經(jīng)濟觀(guān)察報》社所有。未經(jīng)《經(jīng)濟觀(guān)察報》社授權,嚴禁轉載或鏡像,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(guān)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。版權合作請致電:【010-60910566-1260】。

熱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