遙遙領(lǐng)先的英偉達,有泡沫嗎|小白商業(yè)觀(guān)

陳白2024-06-21 18:02

陳白/文 全球最值錢(qián)的公司是誰(shuí)?要在兩年前,即便是華爾街最精英的分析師也絕不會(huì )想到,答案會(huì )是英偉達——這家靠賣(mài)游戲顯卡為生、一度還瀕臨破產(chǎn)的公司。

本來(lái),這個(gè)問(wèn)題的答案在過(guò)去10年時(shí)間都是極為穩定的——無(wú)非是在以FAANG(Facebook、蘋(píng)果、亞馬遜、奈飛和谷歌母公司首字母簡(jiǎn)寫(xiě))為首的幾家巨頭之間王座輪替。

但時(shí)移世易,20年前“索尼微軟打架,重傷竟是英偉達”的時(shí)代,黃仁勛早已經(jīng)熬過(guò)去了?,F在,英偉達成為了這場(chǎng)全球人工智能淘金之旅中最大的“賣(mài)鏟人”。一開(kāi)始,英偉達只是贏(yíng)了它的同行,比如AMD、英特爾等等。到后來(lái),隨著(zhù)AI(人工智能)淘金人越來(lái)越多,“賣(mài)鏟人”已經(jīng)成為全球第一了。

在瘋漲的股價(jià)面前,市場(chǎng)層面的討論也日趨激烈。其中最為核心的爭議是,英偉達公司的基本面真的能支撐起這么高的市值嗎?

單就業(yè)務(wù)本身來(lái)看,英偉達當然是站在全球最優(yōu)秀的公司梯隊的前列。無(wú)論是從其長(cháng)期的研發(fā)投入,還是從其對于芯片市場(chǎng)長(cháng)年的耕耘都能看出,即便是在最前沿的科技企業(yè)中,英偉達都能稱(chēng)得上是標桿公司。

但要說(shuō)業(yè)務(wù)相對單一的英偉達比微軟、蘋(píng)果、谷歌等公司更有價(jià)值,恐怕還是有些受到市場(chǎng)焦慮情緒的影響了。

市值從來(lái)不是對當下業(yè)務(wù)的判斷,而是對未來(lái)的預期。英偉達瘋漲的背后,本質(zhì)上還是市場(chǎng)對人工智能未來(lái)的需求爆發(fā)有所期待。

有機構統計,英偉達自1999年在納斯達克證券交易所上市后,股價(jià)已經(jīng)累漲5910.78倍。而英偉達的市值由1萬(wàn)億美元增至2萬(wàn)億美元,用了約9個(gè)月;由2萬(wàn)億美元增至3萬(wàn)億美元,僅用了約3個(gè)月——相比之下,蘋(píng)果公司實(shí)現這樣的增長(cháng)用了約35個(gè)月,微軟用了約32個(gè)月。與此同時(shí)也能看出,英偉達的市值暴漲,不過(guò)是ChatGPT誕生之后這兩年的事情。

換句話(huà)說(shuō),英偉達在不到兩年的時(shí)間里實(shí)現市值暴漲,主要是全球AI廠(chǎng)商都在做大模型,芯片明顯不夠用了。

可是,靠“賣(mài)鏟子”能夠長(cháng)期持續賺錢(qián)的前提是,淘金者們已經(jīng)挖掘到了金礦。

我們再看看人工智能公司。從硅谷的OpenAI到中國號稱(chēng)AI明星的月之暗面,再到BAT等一眾國內傳統互聯(lián)網(wǎng)大廠(chǎng),到底誰(shuí)從這一輪人工智能浪潮中賺到錢(qián)了?

此前就有媒體援引了解OpenAI財務(wù)狀況的人士透露的消息稱(chēng),OpenAI去年的虧損額大約翻了一番,達到了5.4億美元。本輪AI浪潮的引領(lǐng)者OpenAI尚且如此,到了中國,更是進(jìn)入極限價(jià)格戰模式了:一面是高昂的算力成本,另一面是大模型“0元購”,也就只有科技大廠(chǎng)們才經(jīng)得起折騰。

也正因此,人工智能行業(yè)如今真正的底層焦慮,其實(shí)從來(lái)就不是算力。所有人都知道,生成式AI技術(shù)將會(huì )成為人類(lèi)未來(lái)最具有影響力的技術(shù)變革,但問(wèn)題是,現在所有人都不知道,生成式AI的商業(yè)模式到底是什么。

不久之前,有一位大模型創(chuàng )業(yè)公司CEO參加了一場(chǎng)線(xiàn)下沙龍,結果到場(chǎng)的十多家創(chuàng )業(yè)公司,別說(shuō)賺錢(qián)了,只有兩家有收入。如果把研發(fā)投入算進(jìn)來(lái),沒(méi)有一家是賺錢(qián)的。前段時(shí)間還有消息稱(chēng),國內知名AI應用Kimi開(kāi)始通過(guò)要求用戶(hù)打賞來(lái)實(shí)現收入,但在高昂的算力成本面前,這點(diǎn)打賞也不過(guò)是杯水車(chē)薪。

當然,可能有人會(huì )說(shuō),自打互聯(lián)網(wǎng)誕生之后,商業(yè)模式就從來(lái)不是簡(jiǎn)單的買(mǎi)賣(mài)交易,而更多是“羊毛出在豬身上,狗來(lái)買(mǎi)單”這樣的復雜變現通道。在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時(shí)代,通過(guò)燒錢(qián)換取流量,再把流量變現的道路確實(shí)是存在的,但在生成式AI應用中,目前全球沒(méi)有任何一家廠(chǎng)商真正找到了能夠運轉的商業(yè)模式——即便是蘋(píng)果,最后不也還是需要把AI功能集成在iPhone手機中才能找到讓用戶(hù)買(mǎi)單的可能性嗎?

也正因此,這種源自AI應用的困境,可能才是英偉達市值中最大的“泡沫”所在——如果人工智能公司持續燒錢(qián)卻仍然無(wú)法看到賺錢(qián)的希望,英偉達的股價(jià),恐怕也會(huì )難以為繼。當然,技術(shù)的進(jìn)步和創(chuàng )新的擴散,本身就是時(shí)間和勇氣的博弈。如果真的有公司找到了AI時(shí)代的iPhone,那么英偉達如今的市值,就遠算不上泡沫了。

(作者系資深媒體人)

版權聲明:以上內容為《經(jīng)濟觀(guān)察報》社原創(chuàng )作品,版權歸《經(jīng)濟觀(guān)察報》社所有。未經(jīng)《經(jīng)濟觀(guān)察報》社授權,嚴禁轉載或鏡像,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(guān)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。版權合作請致電:【010-60910566-1260】。
原經(jīng)濟觀(guān)察報商業(yè)評論主筆

熱新聞